混流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混流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厦门公交司机小黄帽志愿者23年献血10万毫升《新闻》

发布时间:2020-08-28 19:54:34 阅读: 来源:混流泵厂家

平凡小黄帽 用爱暖人心

天还未亮,一群人迎着晨光,从四面八方赶来,开启城市一天的“交通大迁徙”。夜幕降临,他们与夜相伴,一趟趟将乘客送回,直至整座城恢复寂静。

他们是普通的厦门公交驾驶员,工作之余,他们还是小黄帽志愿者,是义务交警、法庭义工、反扒队员……“身兼数职”的他们默默地为美丽厦门奉献着一份力。

今天,我们为您讲述厦门公交小黄帽志愿者方锡康、邓贵丽、吕战锋的故事。

铁汉也柔情 23年献血10万毫升

人物 方锡康

BRT快3线驾驶员

“哎,这是光头的车,你看光头的车来了……”几年前,方锡康还在开BRT链接线时,因为一直顶着一颗明晃晃的光头,熟悉之后,街头大妈们给他起了“光头”这个外号。

的确,顶个光头,身高一米八三,初次见面或会觉得方锡康长相冷酷。然而,铁汉也有柔情的一面,一张看似冷酷的面容之下,却蕴含着一颗暖暖的爱心。从来厦门的那一年起,他已经坚持献血23年,约计10万毫升。

这个数字有多大?形象点形容,以一个健康成年人总血量4000—5000毫升计算,10万毫升相当于把全身的血换20遍。

与献血结缘是在1993年,那时方锡康才27岁。一次献过血后,他觉得献血对身体没有影响,又能帮助人,就给血站留了电话。每隔一两个月,方锡康就会接到血站电话,只要有空,他一定准时去报道。

“妻子和孩子都支持我。”方锡康说,每逢献完血,妻子还会专门做点补品,给他补补身子。然而时间长了,他也不会跟妻子说献血的事。妻子看到他手臂上贴着胶布,才知道他献过血。

AB型血平时用量不大,因此血站存量也少。然而,一旦出现需求,就十分紧迫,人命关天。方锡康深知其重要性,他手机时时开机,以备血站急需用血。一次已经深夜11点,方锡康正准备休息,却突然接到了血站的电话,他想也没想就往血站赶。过年过节,若要出趟远门,他还给血站报备。为了能提供优质血,他逢年过节也不敢多饮酒、不敢熬夜。

延伸阅读:ab型血和o型血夫妻生的孩子是什么血型?

一晃20多年过去了,方锡康从一个年轻小伙,变成了一个壮年大叔,他不知道自己的血救了哪些人,但他知道,一定救了许多人。

“我开了一辈子的车,从给人开小车,到2008年开公交,献血只是力所能及的事。”方锡康说,厦门是他的第三故乡,他深深地爱着这座城市,助人为乐令他快乐,让他觉得融入了厦门这座城。

助人是天性“打鸡血”做志愿

人物 邓贵丽

129路驾驶员

蔡塘斑马线,人多车急,邓贵丽的身影尤为显眼,遇上老人小孩过马路,她上前帮一把。车多时,她还帮忙指挥交通。今天,邓贵丽的身份不再是公交司机,而是一名义务交警。

此时,一辆129路在斑马线前放慢了速度,司机与邓贵丽挥了挥手,匆匆离去。他是邓贵丽的丈夫,两人同是129路司机。

邓贵丽夫妇是公交圈里有名的“夫妻档”,令人津津乐道的,她还是一名志愿达人。在她身上,有多重身份:公交小黄帽、城市义工、法庭义工、义务交警……好友眼中,邓贵丽似乎永远不知疲惫,每次下班,她就奔赴各个志愿服务点。朋友们笑言,下班后她不是在志愿,就是在志愿的路上。

每周二下午,是邓贵丽参加法庭义工的日子。从2014年4月起,她坚持了2年。虽然只在下午做2个小时的志愿工作,但很少人知道背后的辛劳。作为公交司机,邓贵丽早上四点多就得起床,赶在5点多前抵达车场,中午下班之后,来不及休息,又匆匆地前往法院。时间长了,连院长也劝她:“你太辛苦了,多多休息,以后不用那么准时来。”

“虽然看起来很苦,但只要干志愿,我就像打了鸡血一样,一点都不觉得累。”邓贵丽告诉记者,志愿服务并不是一种负担,只要帮助了别人,她就觉得很快乐,很幸福。每周,除了上班之外,绝大多数时间她都在外做志愿。

在邓贵丽看来,助人为乐是性格使然,自然而然流露,不是刻意而为之。“我的奶奶是一名老中医,她给别人针灸从来不收钱。”邓贵丽说,也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她的父亲与其他亲戚都喜欢帮助别人,她从小耳濡目染,受到了熏陶。

因为喜欢志愿者的工作,邓贵丽也带着孩子一起做。如今,女儿仅上初中二年级,已经是二星级志愿者,一年的志愿时长达到120小时,“希望做志愿能够让她更加开朗,生活更加阳光。”

急人之所急找到失主很快乐

人物 吕战锋

3路公交司机

“你丢东西了么?看看吕师傅能不能帮你找到。”在小黄帽志愿服务队中,还有一位“爱管闲事”的奇人———吕战锋。他自己建立了失物招领平台,专门帮乘客寻找丢失的物品。

在吕战锋看来,成立这个平台是一次机缘巧合。2013年,吕战锋成了一名公交司机,当他看到站务室堆放的乘客丢失的车卡、证件、钱包等无人认领时,便想起自己丢失钱包的心情,于是萌发了寻找失主的念头。

去年5月,失物招领志愿平台正式建立了,短短三个月,吕战锋找到的失主就有100名,长期经验积累,他自己总结了经验,最快半小时就能找到失主。

吕战锋告诉记者,他自己建了站务群,若有司机发现了失物就发在群里,他会利用下班空闲时间去寻找线索。长期的志愿活动后,许多银行、e通卡公司的工作人员都记得他的电话了。

“我们就急人之所急吧,想着自己若丢了这些东西,该怎么寻找,没有什么诀窍。”为了找失主的信息,他一次次地拨打电话,一趟趟地跑银行,甚至跑到手机维修点,在找到失主的那一刻,他觉得很快乐,很心安。

与邓贵丽一样,吕战锋也是一名志愿狂人。从2005年起,他就是高考爱心车的成员;2006年,他加入了厦门金辉志愿者队,帮扶老人陪伴老人,他陪伴了一名老人9年之久,直至老人去世。他还是志愿交警队的一员,维护着斑马线行人的安全。

“我只是做了我喜欢做的事情,没有什么了不起。”在吕战锋看来,做志愿不是“闲事”,再忙也能抽出点时间,只要自己想做,就一定能够实现。

功夫建筑工最新版安卓下载

光之萌约星耀版

幻灵仙境手机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