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流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混流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初恋半夜门前站[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19:33 阅读: 来源:混流泵厂家

上了岁数的人爱起夜,这天半夜里,62岁的老库去卫生间,因为卫生间的门跟屋门挨着,方便之后,从猫眼儿里看见楼道的灯亮着,就往外看了看。

哦!门外站着个女人,还对着他的门看着,老库一怔,缩回了头。半夜三更的这女人要干什么?偷,不对,啊!上门做那事?都多大岁数了,再说你也走错了门,我老库是那种人吗!老库忽然有点不齿,就又对着猫眼儿看,看看到底是个什么德性的女人。

穿戴还挺整齐,看上去跟自己的岁数也差不多。老库想笑,老驴找老马呀!可是忽然就觉得有点眼熟!又一愣。谁呢?跟着就认出来了,老同学于芳云!

老库惊得差点没摔倒,因为俩月前,他听一个同学说过,于芳云去世了!听到那个消息后,他的心情有点复杂。

她是人还是鬼呀?老库又不敢往外看了。

嗨,怎么会是鬼呢,哪里有什么鬼呀,老库认定了门外站着的就是于芳云,是人不是鬼,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吗,那个去世说是假的,误传。忽然又觉得,不是误传,是恨传,是因为她做了这种不齿的事,觉得丢人,同学才说她死的。

现在怎么办?她就在门外,见不见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老库想着,又把眼睛凑到猫眼儿上。看到她的表情,挺凝重的,又不大像是做那事的样子。再说,如果做那事,早就敲门了,这又是为什么?

这于芳云是他的初恋,在大学里,是于芳云先追他。他有点意外,因为于芳云是干部家庭,而自己是农村出来的娃,虽是同学,但俩人并不在一个档次。他开始他回避,于芳云追的紧了,他才答应的。可是到毕业的时候,于芳云又变卦了,听说回去后攀高枝,嫁给了县委书记的儿子。初恋一场空,不能不伤心,所以就很生气,俩人也从没有联系过,算来已经35年了。因为感情受伤,老库没法忘掉这段恋情,初恋啊!现在看她半夜三更的上别人门,就更生气了。

好,既然你来了,我就见见你,看你见了我羞不羞,有没有脸!老库因为两气叠加,决定见于芳云,就开了门,突然站在了于芳云的面前,冷着脸,也不开口。于芳云好像一激灵,也没说话,表情有点羞愧,低下了头。老库看出来了,自己虽然老了,她还认得自己,所以才羞愧。哼,还知道羞愧!

还是老库憋不住先开了口,冷冷地说:“是你呀,半夜三更想干吗呀,这是我,不是别人,没想到吧!”“我知道你住这儿”于芳云低着头诺诺地说。“什么,你知道我住这儿,知道你还跑过来,你想干什么?”“我、我想跟你说几句话。”于芳云又诺诺地说。“好啊,那就说吧?”“进你屋说吧”于芳云抬起头来看着他说。“进屋说?不方便!”老库嘴一撇,脖子一梗说。于芳云又低下了头,幽幽地说,我知道你看不起我,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说着回头往楼下走了,边走还边喃喃地说着,都是我的错……

听于芳云这么说,老库甚至有点得意了,心说,知道就好,走错门了。可他忽然想起来,疑惑地问:“唉,你怎么知道我住这儿?”“我就住你下层吗”“什么,你住楼下!”老库一激灵,忽然觉的自己可能搞错了,于芳云不是要做那种事,是她看到我住这儿才上来的?看来自己忘不了,她也没忘啊。

老库看着于芳云一步一步下楼,忽然又想,她看到我了,我怎么没看到她呢?唉,是自己太粗心了,也不是,是自己没想到,噢,也是自己住进来时间短,才刚刚十几天呢。不过,他忽然想起来,他看到过两个年轻人进过那个门,好像小两口,是她儿子儿媳?女儿女婿?不能确定,家里一定还有别人……

老库忽然想问问清楚,想喊住于芳云,可是看不到了,最后退出他视线的是于芳云花白的头发。大半夜的也不能大声地喊,只好也回了屋。

回屋后,怎么也睡不着,他已经明白了,于芳云不是那种人,她是在为以前的事内疚。唉,杀人不过头点地,怎么自己这么小人味儿,这样一想也不再生气了,还后悔不该把于芳云拒之门外。可是再想想,大半夜的不让她进屋也不为过,毕竟不是一家人,毕竟男女有别,决定天亮后登门道歉,去见她,听听她要说什么。

第二天,就在老库出门下楼时,忽然又想,去不得。因为她大半夜上来跟我说话,就是有些话当着家人面是不能说的,她不能说自己也不能说,可是坐在一起的时候,嘴里不说心里憋着,可脸上是憋不住的,给人看出来不只是尴尬,还给人家添堵,就打了退堂鼓。但他想了想,还是下了楼,决定到大楼门口外边等着于芳云出来,在外面说话就方便了。

老库往下走,看到了下层的门口,一直看着,还剩一个台阶的时候,忽然看到门开了,他一愣怔停下了,以为是于芳云出来了,可是出来的不是她,是那两个孩子。他们根本没有看他,他倒看着他们,好像女孩长得有些像于芳云的地方,特别是走路的样子很像。家里肯定还有别人,庆幸自己没有唐突的登门。可是,他在楼下大门口等到了中午12点,也没等到于芳云出来。吃过午饭,又出来等,一直等到天黑,还没等到。

到了晚上12点多,他又起夜,从卫生间出来时,又见楼道的灯亮了,赶紧对着猫眼儿看,果然是于芳云又站在门外。

家里就他一个,他倒没什么要回避的,也管不得别的了,赶紧开了门,让于芳云进屋说话,于芳云也没推辞,就跟他进来了。

进门坐下后,于芳云就幽幽地对他说了起来。原来,于芳云跟他分手,是父母逼她的。那时,她父亲在县委宣传部当副部长,母亲只是组织部的一个科员,俩人都想着升职,就打了她这张牌。因为于芳云长相好,又是大学生,县委书记的儿子看上了她,就逼着女儿嫁给了县委书记的儿子。他们虽然结婚了,可她不喜欢那个男人,自然笑脸少冷脸多,俩人经常吵架,男人就另寻新欢,有了新欢后,就跟她离了婚,这段婚姻只过了4年多。这些年她也没再嫁人,因为有了一个女儿,就和女儿相依为命。老库没想到,于芳云攀了高枝儿,咽下的却是苦果。再想想,这苦果里,应该说他也有一份责任,因为她心里装着他,就装不下那个他了。男人在女人心里没有位置,其实也一种悲哀。

俩人说了一个多小时,于芳云起身告辞。她站起来老库也站起来了,她看着老库,眼睛糯糯的,表情黏黏的,忽然说了句:“抱抱我行吗?”老库一愣,他没想到。他们在学校恋爱时都没抱过,于芳云也没有说过。看看于芳云那期待的眼神儿,老库伸出手抱住了她,于芳云也抱住了他。抱了一会儿,于芳云又幽幽地说,在学校时就没抱过我。老库心里酸酸的,把她抱得更紧了。又过了一会儿,于芳云又幽幽地说,行了,我知足了,说着自己先松开了手,又推开了老库的手,回头走了。

接下来老库就想,于芳云来见自己,看来不光是给自己一个解释,因为她是一个人了,也知道他是一个人了。再想想,她的话已经说的很明了,是要重温旧情、重圆旧梦。可是,可是自己并没说句敞亮话,没给她个态度。她失望了,才说让自己抱抱她,也就是诀别的意思,看来她再也不见自己了。这么一想。老库好后悔,觉得自己就是块榆木疙瘩,朽木。是自己不喜欢她吗,鬼才信呢!他想好了,如果她再来,就把话说明了,他要不来,就去找她,这次一定要在一起。

老库心里有了这件事,就老有点初恋的感觉,心情一直兴奋着。可是一连几天起夜,再没有看到门外的灯亮,白天更是看不到人,知道于芳云真的跟他诀别了。

可老库不想跟她诀别,有点按捺不住了,就去楼下找她,可是走到门口有点犹豫了,忽然又觉得,这事暂时还不能让于芳云的女儿女婿知道,就到楼下看着,等着他们上班走了,再去见于芳云,把自己的心里话都说出来。他看到于芳云的女儿女婿走了后,就去敲门,可是敲了大半天也没人出来开门,不明白怎么回事。这样的敲门有五六次,老库更憋不住了,看到于芳云的女儿下班回来,就迎住了她。于芳云的女儿叫于小慧。

于小慧一愣,认的是一个楼的,问老库有什么事?老库看了看她,开门见山,问:“你是于芳云的女儿吧?”于小慧点头说是。老库又问:“你妈妈在家吗?”于小慧没回答,怔怔地看着他。老库又做自我介绍:“我是你妈妈的老同学”于小慧这才回了神儿,有点悲伤地说:“叔叔,你不知道啊,我妈妈去世一年多了。”

“什么……?!”老库还是吃惊了,只觉得头晕目眩,差点摔倒。要不是晚辈于小慧在面前,老库肯定要落泪。于芳云是冥冥之中来给自己道歉,来告诉他,一辈子都爱他,死了还爱着他。这是她一辈子心里有我,没忘了我呀,这个歉太重了,觉得有点承受不起!

老库不敢对于小慧说出晚上见到于芳云的事,怕吓着孩子,但问了于芳云骨灰的安放地,他要当面对于芳云说:于芳云,你不欠我什么,因为人生不都是由自己来安排。还要告诉她,我也爱你,只要我活着,能走路,会经常来看你,来跟你说话。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