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流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混流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5旬阿姨疑因患癌顺济桥欲轻生4流浪者接力营救《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7 01:29:20 阅读: 来源:混流泵厂家

闽南网7月2日讯 善举凝聚力量,爱心传递正能量。海都报“好人力量”栏目,为您讲述发生在泉城的好人好事。请您相信,总有一份善心,默默无闻地温暖着一个角落。如果您想表扬身边的好人好事,如果您愿分享那些感动您的正能量,也希望您能第一时间拨打海都热线通95060;或关注“海峡都市报大泉州”微信公众号,告诉Big哥;或在新浪微博@海峡都市报闽南版,告诉我们。

泉州市区顺济桥边行迹怪异的阿姨,从昨天早上到下午,牵动了4名流浪者的心。病重的阿姨因为家人的忽视,有了轻生念头,在岸边独坐多个小时后,走上断桥桥面欲跳下。4名流浪者,都发现阿姨行迹异常,时刻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他们中有人嘘寒问暖帮忙买饭,有人在阿姨即将跳下的千钧一发时,挺身及时拉住她,最终避免了悲剧的发生。

4名流浪者在桥边的这一善举,令人感动,他们分别是山东人苏长锁、江西人刘光禄、广西人莫爱军,以及我们的老熟人、贵州人张文碧。也是在这个地方,张文碧曾救过轻生的红衣女子,(详见先前报道《泉州大桥下红衣女哭泣后走向江中 好心人接力救援》)。他以拾荒为生、食不果腹却主动捐出9个月的拾荒存款,捐给身患重病的爱笑女孩欣欣(详见先前报道《欣欣骨灰安放开元寺骨灰堂 网友千条祝福送别》)。

苏长锁最早发现了轻生的大姐,与她聊天

清晨长坐岸边

令流浪者心揪

最先发现阿姨的,是山东人苏长锁,他高高瘦瘦,一口白牙,左小腿残缺,拄着一副拐杖。早晨7点多,他来到江边打算洗澡洗衣服,看到一名看起来五六十岁的阿姨,独自坐在岸边的台阶上。阿姨手上拿着个红色塑料袋、一把雨伞和一件衣服,苏长锁觉得很奇怪:这么早,这个阿姨来干什么?

苏长锁拄着拐,沿着台阶往江面下去,经过阿姨时,阿姨突然开口提醒他,“慢一点,小心些”。苏长锁顺口答应,稍稍放下心来,岸边当时还有几名妇女在洗衣服,苏长锁下水后看到,那名阿姨还跟她们用闽南语对话,过了没多久,阿姨往岸上方向走去,“可能是我多心了”,苏长锁这样想,可看到阿姨刚到岸上,没作停留就又往回走,重新坐在台阶上,这让他又揪心起来,洗完澡洗完衣服,苏长锁始终觉得不太对劲,不敢就此离去,一直从旁关注着这名阿姨。

刘光禄给饥肠辘辘的大姐买快餐

称饿得走不动了

他跑餐馆帮买饭

中午11点半左右,路经此地的江西人刘光禄,也看到了这名阿姨,得知阿姨已经坐了几个小时了,他便上前询问,“阿姨你坐在这干什么,怎么不上去啊?”

刘光禄回忆说,阿姨当时说她肚子饿,他提出要带阿姨找餐馆,但被拒绝。阿姨说,她饿得走不动路了。“那我帮你去买吧”,刘光禄说,阿姨原本要给他50块,让他也买一份自己吃,但他想到自己包里还有吃的,就没有接受,只拿了阿姨20块,阿姨说,随便买点饭,或者面、米粉也行,但不要有牛肉,她不吃牛肉。

刘光禄到了天后路一带,最近学校放假了,快餐店也都差不多关门了。他没进牛肉馆,前后跑了四五家店,终于找到一家小店,买了2块钱的咸饭,一瓶3块钱的饮料,回到岸边给阿姨。

空饮料瓶和找的15块钱,刘光禄还留着。他看着阿姨扒了几口饭,饮料硬是塞给他喝,看他是捡破烂的,非把找的钱让他留着用。

上一页12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莫爱军与张文碧识破大姐轻生举动,及时拉住她

欲跳桥轻生

被另两人拉劝

顺济桥旧桥附近也是流浪汉张文碧长期生活的地方,他的手上脚上都缠有绷带,几天前,因为不小心,被车撞伤导致。昨天,老朋友莫爱军来看他,两个人就在断桥的桥面上闲聊。莫爱军是广西人,原本在永春打小工,做水泥板,因腿部受伤,不能干重活,有一段时间没活干了,目前也成了一名流浪汉。

中午1点半左右,这名阿姨离开台阶,走上断桥的桥面,径直朝着与张文碧他俩反方向的位置走去,一屁股坐了下来。“我问她是来做什么的,开始她没搭理我”,张文碧说,他看这名阿姨穿得干干净净的,当即就觉得不对头,他再多问一句时,阿姨将手中的袋子和雨伞拿过来,说让他帮忙照看,她想到桥下去,随即又转身走过去,直勾勾盯着桥下。

“那边可没有台阶下去啊”,张文碧连忙提醒说,但阿姨却回应,说她自己有办法,张文碧感觉到不太妙,自己的腿有伤走不动,便赶紧提醒莫爱军跟过去。

正准备要往桥下跳去时,阿姨被紧跟身后的莫爱军拉回来,这时一旁的苏长锁和刘光禄也赶过来,四人一起帮劝阿姨,并报警求助。

因患重症家人不理

丈夫派出所认错

鲤城临江派出所接警后,值班的李警官将阿姨接回了派出所,并买了一碗热乎乎的米粉汤给阿姨吃。

“老公不管我,儿子也不管我”,恢复平静后的阿姨,这才向民警诉说轻生的原因,阿姨姓王,南安官桥人,53岁。她称因身患癌症,不仅丈夫对她不管不顾,就连在外省做生意的儿子也不理会她,让她很心寒,觉得活下去没有意思了。昨天早上,她独自冲动地从家出走,打车到顺济桥边,计划一死了之。

民警随后联系了阿姨所在村的村干部,核实了阿姨所说的这些基本情况,并通知阿姨的家属。昨天下午4点多,王阿姨的丈夫赶来,在接受民警的教育后,他当即认错,并保证将妻子带回家后,一定会好好照顾妻子。(海都记者 陈邵珣 黄谨 文/图)

上一页12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一颗心、一个肝和一对肾,这是39岁的林国礼,留给这个世界最后的馈赠。

妻子郑玉春怀胎3月,他最终没来得及等到第4个孩子降生,喊他一声爸爸,噩运便降临了。

林国礼,成了继石狮市首例遗体器官捐献人——倪光宣后,第二例人体器官捐献者。

手术前,家属前来送别

手术后,疲惫的郑玉春背着小女儿,坐在租房门口,两个女儿正在玩耍

没了父亲陪伴,女孩的童年会怎样?

6月24日早上,林国礼突然陷入深度昏迷,丧失自主呼吸,CT检查发现脑部严重出血。26日下午1点,石狮市华侨医院正式宣布他脑死亡。在医院提议下,家属自愿捐献器官,希望让林国礼的生命在其他人身上延续。

在器官捐赠协议书签字的那一刻,郑玉春没说一句话,可握着笔的手,颤抖了。

她和丈夫来自德化县桂阳乡彭坑村的一个普通家庭,在石狮务工近10年,事发前在永宁一塑料厂打工。郑玉春说,丈夫头痛已经多时,节俭的他担心去医院看病要花很多钱,上班时都会随身携带止痛散。24日清晨,起床后的郑玉春看见丈夫躺在床上,眼睛睁开着,眼角挂着泪,她使劲叫唤他,可他都没有反应。

“如果去医院看了,就可能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现在我和孩子们该怎么办?”郑玉春很后悔,她有3个女儿,最大的6岁,最小的才3岁。前晚7点,在石狮市华侨医院重症监护室内,郑玉春带着3个女儿,悲痛地坐在休息室。3个女孩,6只明亮的眼睛,注视着周围的人,似乎家里亲戚们突然聚在一起,让她们有些害怕,用手紧紧拽着大人们的衣角。

在大哥林国涌眼中,三弟林国礼过得很不容易。从小,父母双亡,林国礼跟着他长大,“他从小懂事,也很会照顾人,为家庭出了不少力气。”说到这些,林国涌亦伤心不已,泪流满面,“我们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弟弟这么年轻就离开人世,自己救不活,不如把他有用的器官捐献出来,救活其他人。”大姐林金花说。

在家属同意捐赠后,石狮市华侨医院与石狮市红十字会取得联系,根据家属意愿,按照法律程序,启动接受捐献程序。26日晚上,专家组医生连夜从福州赶来,并于昨日上午7点完成手术。昨天上午,专家组返回福州,经配对及病理分析后,将马上为急需救助的患者进行手术,林国礼捐献的一颗心、一个肝和一对肾,将挽救4条生命。

林国礼,成了继石狮市首例遗体器官捐献人——倪光宣后,第二例人体器官捐献者。石狮市红十字会将在永宁永久墓园设立的“石狮市遗体器官捐献纪念碑”上,刻上林国礼的名字,并组织红十字会志愿者和捐献者家属进行缅怀、纪念。

逝者已矣,生者如斯。相信林国礼无缘见面的第4个孩子长大后,将以他为傲。(海都记者 李昌乾 夏鹏程 文/图)

奢侈表姐妹买百斤假黄金骗550多万她俩常常出入高档场所,其中一人家中名牌包包和化妆品成堆

▲姐妹俩共买了100多斤假黄金,用牛皮纸包装起来,每包约一斤,标注有重量、姓名等信息

闽南网6月26日讯 泉州一对已婚的34岁表姐妹,追求奢侈生活,狂热买名牌包包和化妆品,但因欠债还不上,竟想到用买假黄金来抵押还钱。在街边地摊上,她们分14次共买了100多斤假黄金,抵押借款550多万元(含利息),制造了一起泉州特大诈骗案。昨日,泉州丰泽公安分局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破获该起特大诈骗案的细节,现场100多斤假黄金,真假难辨。

▲姐妹俩共买了100多斤假黄金,用牛皮纸包装起来,每包约一斤,标注有重量、姓名等信息

东窗事发

利息到期未还,姐妹俩失联

今年4月1日,泉州丰泽区东海人吴某雄,匆忙赶到泉州丰泽刑侦大队报警,自称被晋江女子翁某璇以黄金为抵押,分多次借走550多万元。翁某璇还了部分利息后,就失联了。此时,吴某雄想到之前她多次抵押借款的黄金,一鉴定,竟然发现全部都是假的。

丰泽刑侦大队民警随即展开侦查工作,调查取证蹲守后,犯罪嫌疑人翁某璇主动投案,并交代与其表姐梁某静的作案事实。6月1日,梁某静被抓获归案,该起特大诈骗案成功告破。

昨日上午,在新闻发布会现场,海都记者看到,100多斤的假黄金分两个箱子存放,民警将假黄金搬到桌上展示,一条条金灿灿的黄金项链,很惹眼,肉眼上分辨不出真假。还有一部分没有拆开包装的黄金,用纸皮包着,上面写着姓名和借的钱款。

上一页123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闽南网6月29日讯 今日凌晨0时出头,泉州市区云谷工业区某酒店门口,疑因嫖资问题,一名年轻女子叫来六七名年轻男子,将一名中年男性殴打致死。

目击者称,最初年轻女子与中年男子,就站在酒店门口,女子对着另一名年轻男子说:“他(中年男子)打我”、“360块没给我”,而中年男子则在一旁赔礼道歉,说着“不好意思我错了,我钱已经给你了”。

事发现场

目击者说,两人吵了一会,年轻女子一直让年轻男子叫人。很快,就有一辆摩托车载着三四个人出现,另有一部小车也过来,下来两三个人。一群人出现后,就问年轻女子“是谁”,女子指了之前与她争吵的中年男子说:“就是他”,接着一群人就开始打中年男子。

据介绍,当时打人者有的赤手空拳,有的手持砖头,不仅与女子争吵的该名中年男子被打,中年男子的一名朋友上前劝架也被打,过程持续两三分钟,中年男子被打躺倒在地后,女子和六七名打人男子乘车离开。

附近有人打了120,但当医务人员赶到现场时,中年男子已经身亡。随后民警赶到,并封锁现场。凌晨两点左右,死者家属也到了现场,一名中年妇女泣不成声,由几名女性搀扶着坐在路边。

家属称,死者李某荣,今年49岁,南平浦城人,来泉州二十几年,做室内装潢工作。李某荣的儿子今年20岁,刚刚高考完。

海都记者 张凯航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