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流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混流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谢谢你来谋杀我[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0:05:58 阅读: 来源:混流泵厂家

一、近子夜,男欢女爱情绵绵

闹市口边上是一家文化馆,底层是个规模庞大的电脑培训部。老板是一个年近不惑的中年男人,长得魁梧英俊。来这里学电脑的有协保人员,下岗工人,更多的便是外来打工妹。她们边学电脑,便有意无意地叫来老板询问一些关于电脑方面的知识,但眼神却经常牢牢地黏在老板的脸上,身子向他靠。

老板名叫徐良,不像大多数城里的老板那样,一看见外来妹就摆架子皱眉头不理会,他见谁都热情招呼,但从不动手动脚,只有见到洪菊英,他才会拍拍她的肩,说一些体贴关心的话,泡上一杯茶递上,那热情的程度也似乎与众不同。

洪菊英是这批来学电脑的外来妹中最年轻,最漂亮的,才二十出头,不过出来打工的年头却不少了,也跑过好几个大城市。这天夜里,洪菊英所在的公司老板知道她最近在学AUTOCAD三维效果图制作,就要她连夜赶制一份建筑立体图。洪菊英是初学,一时间忘了输入命令该怎么运用,情急之下,她想到了去找徐良帮忙。

一看时间,正好十点钟,往常培训部正是在这个时候关门。洪菊英急急忙忙骑上自行车,好在她的公司离培训部不远,一刻钟工夫就到了,远远地就看见培训部还灯火通明,徐良正要关门。

洪菊英飞身下车挤进门去,说:“徐老师,等会儿,我有事找你帮忙。”徐良听她把事说完,瞧了她一眼,微微一笑,“小丫头,来找我算是找对人了。我帮你这个忙,你打算怎么报答我呢?”

洪菊英嫣然一笑说:“等你完了事,请你吃夜霄。”

徐良说不,夜霄可以他请,但他想要在洪菊英的脸上亲一下。洪菊英以为他是说着玩的,既没答应也没拒绝,淡淡一笑也并不在意。谁知徐良却认真起来了:“你答不答应呢?”

洪菊英犹豫了,拒绝吧,徐良定会刁难,答应吧恐怕会被人看见,左右为难的时候,徐良仿佛看透了她的心思,说:“我跟你说着玩的,你可别当真,不过话要说回来,你真是太美了,现在没有外人,即使我要这样做,也不要顾虑太多,这里再也不会有外人来打扰了!”此时培训部里的电脑已经全部关机。徐良拉起她的手,来到里面的卧室,坐在电脑前不久,理想的图纸很快就出来了。

“谢谢,谢谢徐老师!”洪菊英手捧图纸,猛抬头却看见徐良火辣辣的目光,赶紧低头往门口走了几步,忽然感觉身后一股子热浪袭来,徐良的双手把她紧紧抱住,热烘烘的嘴疯狂地吻着她的脖颈,徐良边吻边问:“小宝贝,你想不想老公?”

洪菊英的脑袋“嗡”地一下,想到自从认识徐良以来,他对自己的关心和热情,不由热血沸腾:“我……我没有老公……”

“那么,就让大哥做你的老公,行不行?”

洪菊英半推半就,身子软软地转了过来,竟也忘情地紧紧地搂着徐良……

一阵疯狂的云雨之后,洪菊英慌慌张张地要穿裤子,徐良一把把她按倒床上:“别回去了,在这里睡吧,宝贝,这里安全得很,没人会知道的!”

“不,不,我不能在这里过夜,一定要回去!”洪菊英穿上衣裤贼一样地溜出培训部。徐良没再挽留和阻拦。回到家里,她一头倒在床上,睁着两只眼睛瞪着天花板,竟然毫无睡意。激情过后,她既后悔又害怕:自己怎么向罗荣交待呢?

洪菊英虽然没有老公,但半年前已经在老家订了亲,未婚夫是同村的罗荣。两人虽然不是青梅竹马,但也不少往来。他们暗暗商定,各自外出打工,在同一个城市挣到钱后再回去结婚。

第二天,洪菊英来到培训部学习的时候,迎接她的是徐良充满期待的热情似火的目光以及心照不宣的暗示。她低着头敲击键盘,不敢跟徐良正面对视。晚上,她躺在床上,心里不断地告诫自己,千万不能再犯类似的错误了。可是到了半夜,在柔软的床上翻了九十九个来回后,她还是忍不住爬起身,悄无声息地走出出租屋,向着徐良的电脑培训部走去……

版权申明:本文为故事大全原创,未经作者书面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郎伟忠的故事集和联系方式..

二、眨眼间,喜事来临好尴尬

从此以后,洪菊英就跟一只熟门熟路的夜猫子一样,白天和晚上除了正常的上班和学电脑之外,一到半夜就忍不住去与徐良偷欢,完事后又连夜赶回去。这一段时间的频繁接触,使她慢慢了解了徐良的一切。他与老婆在二年前就离婚了,老婆跟一个千万身价的洋人跑到了国外,留给他这个电脑培训部、一辆轿车和一个六岁的儿子强强。他把培训部当成了家,每月的收入不但足够让他们父子可以维持正常的必要开销,而且还略有余款。强强放在幼儿园全托,到周未才把他接回家来。

一次,洪菊英离开时,徐良叫她明天下课后别走,要带她去宾馆吃饭。洪菊英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答应了。

第二天下课后,洪菊英在电脑前装模作样地制图,一看身边的学员都走得差不多了,一闪身钻进了停在门前的轿车里。

在宾馆的包房里,徐良挟了一片澳洲龙虾肉,笑咪咪地放到洪菊英的盘子里:“这东西要沾芥末才好吃,你第一次品尝也许不习惯,吃多了,就像吃鸦片一样会上瘾的,吃吧,可好吃了!”

洪菊英一笑,刚把龙虾肉放进嘴里,还未细细品尝其中的滋味,忽然听到外面有人喊她的名字,这不是罗荣的声音吗?她立马就慌了,把嘴里的龙虾肉吞下肚后,指指门外,紧张地说:“我那个没成亲的老公找来了,怎么办?”

徐良拍了拍她的肩膀,说:“慌什么呀,我们在这里吃饭,又没做什么坏事!”洪菊英一想也是,就大大方方走出去。罗荣站在包房门前,正探头向里张望。洪菊英问他怎么找到这里来的?罗荣说:“我去过你公司,他们说你下班了,我再到电脑培训部找你,一位姓刘的代课老师看着店面,说你和徐老师来这里了。”说着,看了两眼正坐在里面的徐良。

刘老师知道他们在这儿,一定是徐良关照的。洪菊英做贼心虚,忙走到罗荣跟前轻声说:“你别误会,我平时帮他洗了几件衣服,他不好意思,才请我来这儿吃顿饭,你不会太介意吧?”罗荣微微一笑说:“真是的,看你比我还多心,老师肯请你,那是你为人地道,谁会介意这事。”

洪菊英见罗荣不像说假话,松了口气,问他来找自己有什么事?罗荣告诉她,昨晚接到老家来信,说双方老人已为他俩定好日子,就在下个月底让他俩回去结婚。他准备干到下个月中旬的时候辞了工作回家。

罗荣说完,转身走了。但在临走时回头又瞧了一眼徐良。洪菊英乍一听到这个喜讯,倍感惊喜,但很快就莫名其妙地烦躁起来。徐良揉了揉她的脸蛋,笑着说:“你这小宝贝,两个男人都要你,运气不错呀!”

洪菊英看着罗荣远去的背影,突然又感到一阵迷茫,一转身进了包房。

徐良第二次请她来这里用餐时,洪菊英非常爽快地就答应了。她知道,其实培训部里的学员们大概都知道了她和徐良的那层关系。

到了周末的傍晚,徐良叫她去幼儿园接强强回家。洪菊英刚要走,徐良又把她叫住了:“回来,看你这身打扮,丢了我家强强的面子不说,老师说不准还把你当成是拐卖儿童的人贩子呢!”说着,找了套老婆的时装让她换上。

洪菊英穿上时装,走在大街上,感觉果然大不相同,原本土里土气的打扮一下子变得摩登起来。到了幼儿园,强强一眼就认出她来,一蹦老高,挥着小手大喊:“妈妈,妈妈来接我!”

洪菊英尴尬极了,红着脸从老师手中把强强接走。强强嚷着要吃烤羊肉,洪菊英马上答应:“可以可以,想吃几串?”强强伸出小手,洪菊英买了五串。吃完烤羊肉,强强提出还要珍珠奶茶。洪菊英又买了一大杯给他。强强捧着奶茶蹦蹦跳跳吃得津津有味,好不开心,引得旁人纷纷投来羡慕的眼光,竟然把他们当作了一对幸福的母子。

洪菊英问:“强强,你刚才为啥喊我妈妈?”强强天真地说:“你穿我妈妈的衣服就是妈妈!妈妈给我吃烤羊肉,给我吃珍珠奶茶,洪阿姨也给我吃了,洪阿姨,你做我妈妈吧,好不好?答应我呀!”洪菊英抿嘴一笑,心里乐坏了。

回到培训部,徐良早已在轿车里等候,他带着儿子和洪菊英又去了那家宾馆的包房。一路上,洪菊英和强强玩着“挑蹦蹦”的游戏,还讲了几个童话故事,把强强逗得乐不可支。吃饭时,强强眯着小眼睛,看看爸爸,又看看洪菊英,忽然大声对爸爸说:“爸爸,让洪阿姨做我的妈妈,好不好?”

徐良一听,差点把嘴里的一口酒喷出来,眉开眼笑地说:“这孩子,说起话来口无遮拦的,怎么乱认妈妈!也不管人家答不答应,喜不喜欢,哈哈……”

洪菊英顿时憋得满脸通红,埋头只顾扒饭吃菜,心里却乐得真想一口答应啊。

跟罗荣结婚的日子已经定好,可洪菊英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她知道,一旦回去成亲出嫁,这辈子就甭想离开这贫穷落后的大山寨了。洪菊英忽然发现,自己已经深深地爱上了这座城市,更确切地说,是爱上了这种做城里人的感觉。她真希望像城里人一样,每晚睡在宽大的席梦思床上,上班、逛超市、接孩子,逢到节假日举家外出旅游……

过了几天,洪菊英的母亲把电话打到了公司,她喜气洋洋地说,嫁妆已经准备齐了,男方也把新房装修一新,亲戚朋友全部通知到了,现在已是万事俱备,就等他们回老家举行婚礼。

接完电话,洪菊英跑到外面的茶坊,以茶代酒,闷闷不乐地喝茶消愁。早在一个月之前,她还一直盼望着喜庆的日子快快到来,可现在,她百分千分万分地不情愿看到这一天,真恨不得时间停留,永远没有下个月。

从茶坊出来,洪菊英脸色苍白,匆匆来到了培训部的里面卧室,一把拖住徐良就上床,动作粗野放肆已全然没有少女的柔情与羞涩。徐良被她吓一大跳,嗔骂了几句,也投其所好地由着她任性。完事后,洪菊英睁着两眼,默默地盯着天花板,头一次没有立即穿衣服走人的意思。

“哎哟,你知道吗?明天的太阳要从西边出来了。”徐良说。洪菊英问:“你这话什么意思?”

徐良笑着问:“你今天怎么不走了?”

“陪你吧”洪菊英低沉地说了一句,转身在徐良的脸上狂吻起来……

版权申明:本文为故事大全原创,未经作者书面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郎伟忠的故事集和联系方式..

三、古人云,世上最毒女人心

离结婚的日子越来越近了,罗荣找到公司来,一脸喜气的说,再过几天他就准备辞工回家了,他打算在回家之前,想到黄山去玩两天,毕竟快要离开这座城市了,钱是在这里赚来的,花掉一些钱也算对得起这里了。洪菊英也有同感:这一回去,农村女人家,结了婚就不好往外跑了,这辈子说不准再也没机会回来了。

只是罗荣说话的时候,口气略带伤感,洪菊英毫无察觉。

她听罗荣提到黄山,心里怦然一动,马上点头答应下来。她向公司请了两天假,换上了强强妈的时装,和罗荣坐火车直奔黄山。现在的交通真是发达,没半天工夫,他们就来到了黄山脚下。

两人在黄山玩了整整一天,直到夜幕降临,罗荣仍玩兴正浓,没有下山的意思,到了晚上八点多钟,两人还在“连心锁”崖边。月上山头,明媚的月光照射下来,罗荣悄悄一拉洪菊英的手,轻声问:“知道我为什么想来这里吗?”“那还不知道,这里是天下有情人许愿的地方!”洪菊英说着,一头倒在了罗荣的怀里。罗荣揽着她,兴致勃勃地看着山下点点灯光,情不自禁地感叹:“啊,这儿真是太美了!”

洪菊英没有回答,看看周围没人,一咬牙,猛地转身来到罗荣的身后,还未等他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洪菊英双手用力在他背后一推。罗荣身子一晃,脚已离地而飞,直挺挺地掉向悬崖深处,根本来不及呼救,整个人就消失了……

洪菊英怔怔地看着罗荣掉下去的地方,半晌才回过神来,紧张地看看四周,定了定神,才悄悄地向山下走去。

走在青石块铺就的山道上,洪菊英禁不住流下了痛苦的眼泪。她真不情愿谋杀罗荣,可为了她的城市梦想,她又不得不这样做。要知道只有罗荣死了,她就不用跟罗荣回去结婚,也不用一辈子呆在穷乡僻壤的山沟沟里做农民了。她本想选择退婚,可到了木已成舟的节骨眼上,亲戚朋友和双方父母会同意吗?而且退婚也该找个正当理由啊,她想不出理由,思来想去为了达成自己的心愿便最终决定只有让罗荣在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

到了黄山脚下,洪菊英一头闯进值班人员的办公室,装出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焦急地大喊起来:“不好了,我的未婚夫出事了!”

景点的值班人员忙问:“怎么回事,怎么会出事的?”“我未婚夫,在‘连心锁’边挂锁,不慎脚下一滑,掉落了悬崖,罗荣啊……”洪菊英悲恸欲厥地嚎哭起来。

值班人员一听,急忙报警,同时招来许多工作人员,开动索道车,打火把用手电筒在山上山下搜寻,什么也没找着。后来警察也赶到了,问明了情况后,也开始寻找,可忙乎了一晚,仍然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洪菊英也感到奇怪了,照理人从近千米高的悬崖上掉下来,即使粉身碎骨那也该找得着尸首呀,怎么会人间蒸发呢?一个警察叫洪菊英留下地址和姓名后,说:“这里虽是旅游景点,但听人说晚上常有野兽出没,恐怕这次你的未婚夫凶多吉少已无生还可能了。”

洪菊英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回到公司,她悲痛万分地说罗荣失足掉下悬崖了,同事们都感到震惊,纷纷劝她节哀顺便多加保重。

到了周末,洪菊英没去见徐良,她买了香烛纸钱,来到黄山脚下,默默地凝视了一阵大山,然后双膝跪地,一边烧纸钱,一边喃喃自语:“罗荣,原谅我吧,我对你这么狠心也是迫不得已啊……谁让你是我老公呢?你安息吧,我保证以后每年都会来这里祭拜你,给你钱花,让你在阴间里过得像人间天堂一样舒服……”

祭拜完罗荣之后,她摸出手机,把罗荣的死讯通知了老家。喜事变成了丧事,双方父母在电话里哭得死去活来,悲痛万分。

版权申明:本文为故事大全原创,未经作者书面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郎伟忠的故事集和联系方式..

四、情切切,心上人儿心已飞

洪菊英怕事情暴露,变得安分守己了。这些日子,她除了上班下班,整天躲在屋里看电视。未婚夫刚死,为了不让同事们、学员们说闲话,尽量克制着自己,有时候想徐良了,也通过电话联系。那徐良也似乎知道她的心思,在电话里除了说些甜蜜、关爱的悄悄话,也没催她过去。

一晃过了月余,洪菊英看看事态平息得差不多了,就在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来见徐良。在看电视的强强一见洪菊英,立刻兴奋起来,嚷嚷着要去看音乐会。徐良哈哈一笑说:“这么小的孩子,还会欣赏音乐?”强强小嘴一噘说:“我们班里的小朋友都去的,我也要去。”说完还邀洪菊英一同前往。徐良皱着眉头,迟疑片刻,看了一眼洪菊英,那样子看起来有点勉强。洪菊英很兴奋,特意打扮了一下,三个人一起去看音乐会。

来到体育场,看看时间还早,就在门前的喷水池边坐下来歇脚,强强自个儿跑去玩了。洪菊英看着眼前穿着漂亮,举止悠闲的行人,三个一家,两个一对,一种城市人的感觉油然而生,突然转身扑进徐良的怀里,温柔地说:“徐良,我们结婚吧!我太爱你了!”

徐良吓一跳,轻轻推开她嗔道:“你疯了,大庭广众的,搂搂抱抱像什么样子?正经点好不好!”洪菊英笑了,再次投进他的怀里说:“我是认真的,我们结婚吧!”“结婚?开什么玩笑!”“真的,我没开玩笑!”“你别傻了,我们年龄相差十几岁,道理上不可能啊,别一时冲动了!”

洪菊英急了:“不不,我不是一时冲动,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发誓,今生今世我就对你一个人好,对强强如亲生儿子,决不反悔,若有半点虚假,走出去被汽车压死!”

“住嘴!别口无遮拦胡说八道!”徐良一把推开她,站起身找强强去了。

徐良既没答应,也没拒绝,这种模棱两可的态度使洪菊英有点着急。她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们父子俩,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洪菊英隐隐感到,这段日子没见面,徐良已没了往日两人相见时的激情,似乎起了微妙的变化。今天与他在一起,感觉他不如从前了。

看完音乐会回来后,洪菊英多了一个心眼,时刻留意徐良身上发生的变化。一天傍晚,洪菊英下班后来到培训部,刚在电脑前坐下,就见徐良从里面出来,向刘老师轻声交代几句后,匆匆坐上轿车急驶而去。洪菊英连忙冲到大街上拦了一辆出租车跟了上去。

徐良的车穿过几条马路,终于停在了一家气派豪华的火锅城门前。洪菊英紧随其后。徐良径直走了进去,微笑着在一个女人对面坐了下来。那个女人看上去三十出头,气质优雅,穿着打扮也很有品味。两人一边吃火锅,一边聊天,还时不时地发出开心的笑声。洪菊英一脸疑惑,真想冲上去质问徐良,但转而一想不妥,还是忍住了。

一整天,洪菊英眼前总浮现着徐良和那个女人谈笑的情景,工作起来神思恍惚心不在焉,好不容易下班了,才来找徐良。徐良不在!管着门面的还是代课的刘老师。从他那儿得知,徐良一早就出去了,准是又去与那个女人幽会。看来徐良已经移情别恋,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找到他说个明白,问个究竟。

洪菊英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闲逛,消磨时光。一直到子夜时分,又来找徐良。她按了按门铃,里面灯亮着,却没反应。她又加快速度按了几下,徐良才出来开门。洪菊英正要进去,徐良拦住她,说:“我今天太累了,你先回去睡,明天来好吗?”

洪菊英的疑惑更大了,生硬地说了一句:“不行,今晚我就要跟你睡!”说着推开徐良就往里闯。徐良有些慌了,追上来说:“宝贝,你为啥要这么固执?我感冒得厉害,你不怕传染,我还心疼你呢!”

可洪菊英知道他撒谎,已经大步闯进了卧室。四处一瞧,里面的卫生间有个女人光着身子在洗澡,从门缝里一看,不正是昨晚在火锅城见到的那个女人吗?

洪菊英像第一次来到这里一样,脑袋顿时“嗡”的一下,怔怔地瞪着洗澡的女人。那个女人见她突然出现在门边,也吓了一大跳,两个女人就这么对视着。徐良走了上来,把她拉到一边说:“你……你想干什么?”

洪菊英一指洗澡的女人,冲徐良没好气地问:“她是谁?”

“我……我的妻子……”徐良支支吾吾。

“妻子?”洪菊英冷笑一声:“你不是说你跟妻子离婚了吗?跟洋人跑到国外去了吗?”

徐良嘴唇动了动,没有说话。洪菊英怒气冲冲地大声喝问他:“你说实话,她到底是谁?”

洪菊英还从没敢这么大声跟徐良说过话,徐良脸色一变,冷冷地说:“跟你说实话你不信,你想怎么样?告诉你,我的事你少管,你是什么人,想约束我的自由,没门!”

“你……你……”洪菊英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不由浑身颤抖,怒不可遏地骂了一句:“真不要脸!”

这时,洗澡的女人已穿好衣服,走了出来,她面孔一板,怒喝道:“不要脸的是你,一个外来妹敢到这里来胡搅蛮缠,还出言不逊,这么没修养,我警告你,识相点快走,否则我要报警了!”

“去你妈的吧!”洪菊英像头暴怒的狮子,抬手抽了那女人一记耳光。那女人也不示弱,猛击洪菊英的胸部。两人抱成一团,撕头发踢下身打得昏天黑地。徐良吓坏了,他拼命劝架,拉了几次没拉开,眼看着这么打下去要出人命,只得叫来文化馆内值班的保安,这才制止了两个女人的玩命。

版权申明:本文为故事大全原创,未经作者书面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郎伟忠的故事集和联系方式..

五、没成想,倾心男人会翻脸

洪菊英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跟人打过架,受这么大的气。回到出租屋,心中的苦闷无处说,只感到头昏眼花,浑身发凉,倒在床上再也爬不起来,她病倒了。病人需要照顾,她身边没人,就想到了徐良。

洪菊英打电话给徐良,徐良也没推诿,提着火腿鸽子汤来了。洪菊英紧紧逼问,徐良才把实情告诉她,那女人确实是他的前妻,因被洋人玩腻后抛弃了,才回国找他复婚。毕竟他们是结发夫妻,看在孩子强强的份上,那天晚上就把她带回了家。

听徐良这么一说,洪菊英心里才稍稍平衡一点。不过;她实在想不通,徐良为什么要旧情复发,他的前妻不但背叛过他,还比她老,两人早已断绝往来,徐良凭啥还会要她?

徐良见她出神的样子,赶紧舀了一碗火腿鸽子汤递上,脸带笑容温情百倍地说:“快趁热喝吧!”洪菊英问他为什么还要对她这么好?徐良说:“傻瓜,你是我的女人呀!”洪菊英一把抓住他的双手,迫切地说:“求求你,别离开我好吗?”

徐良说:“我答应你,行了吧,快喝汤呀。”洪菊英端起碗,又放下:“答应我,以后不要再跟你的前妻来往了,行吧!”

徐良默不作答,终于摇了摇头。

“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洪菊英激动起来,嗓音也大了。徐良淡淡一笑:“我要找个老婆呀!”“老婆?我难道不能做你的老婆吗?”

徐良还是摇了摇头:“你说,我们可能吗?”洪菊英急了:“为什么不可能?我不在乎我们之间的年龄差别,也不管别人怎么说三道四,我保证一辈子对你们好!”

徐良摆摆手,说:“算了,宝贝,你别多说了,我们已经决定复婚了,要不然,我也不会把她带回家……”洪菊英一听,像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冷水,一下子从头凉到脚底心,她死死地盯着徐良问:“告诉我,我做错什么了,总得有个理由啊。”

“唉,”徐良长叹一声,“宝贝,你难道真要我说心里话吗?我们根本就是两个层次的人,只配做朋友做情人,你为啥还不明白呢?”

洪菊英差点气背过去,脸色煞白,浑身颤抖起来:“我懂了,因为我是一个外来妹!”徐良默默无言,沉默代表认可了。一瞬间里,洪菊英只感觉天旋地转,原来这一切不过只是一场美丽的梦,而这个梦却害得她犯下了不可饶恕无法挽回的错误!她绝望地盯着徐良,梦呓般地喃喃道:“你既然不爱我,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

“不,宝贝,我是爱你的呀!”徐良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低着头轻声说:“我虽然结了婚,但我们还可以往来,今后只要她不在,我就叫你来……”

洪菊英的心里猛地袭上一阵悲哀,这个男人是把她当作玩物了。她看着眼前这张毫无羞耻的脸,如火山爆发,胸中的火焰窜了出来,一扬手,只听“啪”地一声,把汤狠狠地泼在他脸上。

“你,你敢撒野!”徐良捂着被烫痛的脸,不敢相信地指着她。洪菊英起身猛地把桌子推翻在地:“无耻的臭男人,算我瞎了眼会看上你这个畜牲,你给我滚,快滚出去!”

徐良恼羞成怒,不由撕下脸皮咆哮道:“臭婊子,你算什么东西?也不掂掂自己的份量,一个外来妹想变成金凤凰,想和我结婚,见鬼去吧!”

徐良轻蔑地看了她最后一眼,头也不回地走了。洪菊英呆呆地看着徐良的背影毫不留情地消失在门口。徐良的话像一把锋利的刀子,深深地刺中了她滴血的心。是啊,徐良没有错,错的是自己忘了做人的本份。

洪菊英强支撑起虚弱的病体,在屋子里忽而傻笑忽而哭泣,精神彻底崩溃了。抱定了死的决心后,她走出门去,来到大街上的十字路口。望着来往的车辆和滚滚飞驰的车轮,突然间泪流满面,心里默默地说了一声:“罗荣,我给你偿命来了!”一头扎进了飞驰而来的骄车底下……

版权申明:本文为故事大全原创,未经作者书面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郎伟忠的故事集和联系方式..

六、伸援手,一切梦想空成真

洪菊英两眼一闭,正待死神降临,耳边骤然响起刺耳的刹车声。随着感到身子一痛,人也被撞到两米开外。伤了,没死!怎么会是这样啊?

洪菊英睁眼一瞧,不由大吃一惊,那撞她的司机身旁,端坐着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罗荣!活见鬼了,难道罗荣他没死?不可能,不可能啊,她明明把罗荣推下山,见他掉下悬崖的,怎么会死而复生呢?

洪菊英使劲揉了揉眼睛,可当她再要定眼细瞧时,那个像罗荣的男子似乎知道她发觉了自己,推开车门,慌慌张张地低下头,匆匆走了。

“罗荣……”洪菊英喊着跳起来,却被司机抱起来塞进车里,送到了医院。

经过一系例的拍片、透视检查之后,医生终于长舒一口气,对司机说:“她无大碍,只不过受了点皮肉伤。”司机问,那可不可以走了。医生摇了摇头,为了慎重起见,洪菊英必须留院观察一天。

观察室里就洪菊英和司机两个人。那司机是空调公司的老板,姓杨,人称杨老板。他先恭喜洪菊英平安无事,然而又问:“你年纪轻轻的,长得又这么漂亮,为什么要寻短见呢?

洪菊英闭口不答,只是默默流泪。杨老板见她伤心的样子,便话题一转,又问:“你刚才见我员工,怎么会叫他罗荣的呢?”

洪菊英擦了擦眼泪,说:“他不是罗荣吗?”

杨老板肯定地回答:“不,他叫宋辉,是前几天到我公司里来做推销员的。”“可是,他太像我死去的未婚夫罗荣了。”“你未婚夫死了?所以你才……”杨老板话没说完,似乎已经猜到了她有可能是为罗荣的死而一时想不开才殉情的,便好言劝慰了几句后,最后说:“可是你要自杀,也不能害我呀,我们无冤无仇……”“不不,不是这样的”。洪菊英见那个杨老板不像是个坏人,且心地善良又极富同情心,想到自己刚才由于一时莽撞,差点害了他的情景,愧疚之下,怕杨老板误会,便把从她被徐良玩弄开始,又怎么会最后到了自杀的地步的事情经过详详细细地和盘托出。说完这一切她感到如释重负,她不想把这个谜底留在心里,反正自己是一个快要死的人,这一次不成,还有第二次,第三次……对杨老板也有一个交代。

杨老板听罢,淡淡一笑,但随即出了门。洪菊英万万没想到,他出门就报警了。警察很快赶来,要把洪菊英带走。洪菊英如雷轰顶,两眼直直地盯着警察喊道:“你们……你们为什么要抓我?”警察说有人举报她涉嫌谋杀未婚夫罗荣。洪菊英一下子沉默了,没有抵赖,是她亲手把罗荣推下山的。她对杨老板说的一切全是事实。既然自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命案,那么一命抵一命也算是罪有应得。绝望的她本来就想告别人世,这样让警察抓了去枪毙反而是一种解脱。洪菊英没有责怪杨老板,一骨碌起床跟着警察就走。警车就停在医院门口。

这时,观察室的门打开了。一个被杨老板叫作是宋辉的男子走了进来。他一把抱住洪菊英,对警察说:“我就是罗荣,她根本就没有谋杀我,你们看,我不是活得好好的吗?”

在场的人被他这一说,全惊呆了。警察看了看杨老板,杨老板问罗荣:“你不是叫宋辉吗?怎么现在变成罗荣了?”

罗荣让洪菊英躺在床上,这才向大家解释,他确实是叫罗荣,宋辉是他的假名,洪菊英是他的未婚妻,由于在这个城市里遭受情感的挫折,对生活失去了信心,这才胡编乱造说她有命案在身,想以此达到死的目的。最后,罗荣唯恐警察不信,他还掏出了身份证。

看来这是一场误会,警察没有多加追究便夺门而去。这时的杨老板也不知跑哪儿去了。洪菊英见罗荣来救自己,一定是刚才在自杀时发现了她,他才跟到这里来的。洪菊英的眼里噙满了感激的泪水,握着罗荣的手问:“为什么……为什么你没死?”

罗荣告诉她,其实在去黄山的前几天,他就单独去了一趟黄山,并且在山上“连心锁”边悄悄系了一根绳索,打了一个套。那天夜里当他们站在悬崖边时,罗荣的一只脚已踏进了套里。洪菊英把他推下山后,他其实一直悬在半山腰,见上面没人,他就悄悄爬上了山……

“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洪菊英问。

罗荣笑了:“很简单,我不想回去结婚,因为结了婚,我这辈子就完了。可是,我又无法逃避,思来想去,最后拿定主意,只有在人世间消失,才能活得逍遥自在。所以我决定冒险,制造了一个让所有的人都以为我死了的假象。当时,我正准备装出站立不稳的样子失足掉下山去,可没想到,你却把我推下了山,说真的,真谢谢你来谋杀我啊,这样也能让我更有决心在人间消失了……”

“可是你……”洪菊英面如死灰,艰难地问出一句:“我这样对你,你为什么还要救我?”

罗荣微笑着说道:“像你一样,我也想做个城里人,其实你与徐良的事我早就知道了。我不但不生气,反而暗自高兴,不瞒你说,我也想在城里交一个女朋友,做上门女婿……”

洪菊英摆了摆手,一切已经不言自明,既然两个人都各怀鬼胎,又想到一块去了,那么罗荣见她有难,挺身而出也就不足为怪了,毕竟他们是同乡,又是未婚夫妻。

罗荣慷慨大度,不计前嫌原谅了她,这在洪菊英的心里产生了强烈的震憾。刚才当着警察的面,被罗荣一搅,她有点晕了,现在冷静下来不由心潮起伏,思绪翻滚。毕竟她是有罪之人,理应受到法律的严惩。她提出想去自首,遭到罗荣的坚决反对。罗荣说:“你这么做不等于我白忙乎了吗?”“不,这是两回事,只有自首,我的良心才会得到安宁!”

“好,说得好极了!”随着说话声,从门外进来了两个警察。原来他们没走,刚才罗荣与洪菊英的对话,他们听得一清二楚。但也不足以逮捕洪菊英的证据。罗荣刚想狡辩,只见其中的一个警察从兜里摸出了一个微型录音机,对洪菊英说:“你涉嫌谋杀未遂,你被捕了!”

罗荣怔怔地看着洪菊英被带上警车,心里明白,这件事可能会被媒体曝光,到时候他的城市梦也就泡汤了……

版权申明:本文为故事大全原创,未经作者书面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郎伟忠的故事集和联系方式..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